Akel5786

爱他就要让他当攻,别问为什么,问就是我磕cp都是可拆不可逆

歌音番外(3)

    无责任小番外,如果说正文是凶神陈歌的救赎爽文总攻路,那这些就是原装鬼屋cp和各种年龄段不同陈歌的1v1互宠小甜饼。


    以下正文:


    快速吃完饭的许音,自然而然的开始顺毛起了,被父母打击的有些emo的陈歌。


    这个和许音朝夕相处十年,由小陈歌长成的大陈歌,和许音认知的陈歌很像却又不像。


    这个世界的陈歌依旧开朗活泼,是可以照亮他乌黑的世界,融化他冰冷的心脏的小太阳。


    不同的是……


    这个世界的陈歌,小时候被父母保护周全,长大后被许音保护的很好。


    他这一世没有那么多的跌宕起伏,也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的生死一线。


    他此生此世见到的,也唯一见到的,只有面前保护欲极强的青年凶神。


    只见到过许音这一个厉鬼。


    这个陈歌,不是属于张雅,不是共享于恐怖屋的大家,


    他是独属于许音的陈歌。


    ……


    许音鲜红的心脏嘭嘭直跳,他紧紧的抱住怀里的陈歌,热乎乎的,仿佛抱住了温暖的太阳。


    许音温顺的把头靠在陈歌的肩上,由恨意凝结的三千青丝,看上去反而蓬松又软乎乎的,十分好摸的样子。


    而被许音宠溺坏了的陈歌,也顺从自己心意的摸了上去。


    果然,手感和想象中一样。


    毛茸茸的,软乎乎的。


    正如许音面对陈歌一般,又呆又甜,嗷呜好几口也不会拒绝,哪怕自己都眼角微红,眼含热泪了,也还是顺着陈歌的节奏绽开。


    在从小到大都被许音溺爱着的陈歌眼里,许音像只护主的大金毛,忠犬护主,外冷内热,


    哪怕无数次撸毛撸到身体颤抖,也依旧是全程不知道反抗,任由他随意航行。


    陈歌看着靠在他肩上的许音,好不容易被自己养好的脖颈处,再次留下了他因为兴奋,而控制不住的齿痕。


    陈歌心疼的舔舐着许音的脖颈,语气中带着少有的心虚,对许音轻声问道:“疼吗?”


    抱着陈歌的许音身体一僵,感受到伤口处熟悉的,被舔舐的,湿湿的,麻麻的触感。


    他耳尖微红。


    ……


    许音曾经因为两姐妹所谓的“爱”,弄的遍体凌伤,满身伤疤。


    “好疼…好疼啊……”


    这是他成为凶神之前,唯一能够说出来的一句话。


    这些伤疤记录着他悲惨的“活”,以及沉沦在绝望中的“死”。


    而陈歌,从头到尾都豪不嫌弃那些恐怖的疤痕,反而无数次的,如同羽毛一般轻轻触碰,湿润润的吻着他所有的伤疤。


    第一世内,他告诉他,我带你融入一个辛福家。


    第二世界,他告诉他,我会努力,给你创造出一个属于我们的,让你永远辛福的家。


    ……


    拥抱着陈歌的许音,终究还是回答了陈歌的问题。


    不疼,反而很舒服。


歌音番外(2)

  无责任小番外,如果说正文是凶神陈歌的救赎爽文总攻路,那这些就是原装鬼屋cp和各种年龄段不同陈歌的1v1互宠小甜饼。


       以下正文:


      不顾自己父母的不赞同的目光,对许音有种蜜汁好感的小陈歌,十分坦然的把“失忆”的青年凶神拉到自己视同家的鬼屋,


    因此,许音成为了给小陈歌读故事书的青年男保姆。


    这样平凡的日子过了两年,陈歌父母也就只能释然的接受了这个打也打不过,双标到极致,独宠自家崽,崽也特爱他的年轻凶神。


    也因为许音常常在陈歌的身后,所以陈歌父母也能彻底放心小陈歌的安危,无时无刻都在过着出去发鬼屋传单的两人世界。


    现在的他们,可能唯一需要担心,也唯一能够担心的事情,就是以后小陈歌长大后,该怎么娶到媳妇了。


    爱崽但爱的不多的陈妈,无奈的看着堪称连体婴的一人一鬼,给自己做好以后没孙子的心理准备。


    毕竟目前来看,按照这位俊美的青年凶神对自家崽,有些过于严重的保护欲,还有自家崽子过于黏糊人家凶神的那股劲。


    陈妈合理怀疑自家的傻白菜,都不用这位凶神拐了,只要人家许音勾勾手指,他就能屁颠屁颠的跑到许音的怀里,毫无防备。


    陈妈叹了一口气,拉住准备蜜月(划掉),准备杀厉鬼救世界的,正在收拾背包的丈夫,对他义正言辞的说道:


    “趁现在我们都还年轻,到时候找时间,商量一下生二胎的计划吧。”


    ……


    正是因为陈歌父母都不是眼瞎的傻子,早已做好做好未来傻儿子的结婚对象性别不对,物种也不对的准备。


    所以等高中毕业,满十八岁的陈歌在全家聚餐的时候,站起来,面露紧张的告诉陈爸陈妈,出柜的事实。


    并且喜欢的人是一直陪在他们身边,视作为亲儿子的许音的时候。


    陈妈:“哦,知道了。”


    “来,儿媳,尝尝妈烧的这道红烧排骨。”


    “我知道你特别爱吃这道菜,专门给你夹的,一直以来,辛苦你保护我们家这个憨憨。”


    陈爸:“好的,明白了。”


    “来,臭小子,吃一块你现在最喜欢辣子鸡丁,多吃一点肉好增添一些力气。”


    “来年尝试看看,能不能靠努力,让人家许音给你生个大胖小子来。”


    明白许音不是人类的身份,握着许音冰冷的手,想给他给予安慰,结果却成为许音给自己迷惘的大脑,多添一份清醒的陈歌:……(⊙o⊙)啥?!


    全家唯一紧张的陈歌,感觉自己和周围格格不入,并看向周围,有点疑惑自己的反应是不是的太夸张了的这种感觉。


    但……


    “爸,妈,我这是在出柜诶。你们能不能严肃一点!”


    陈妈无语凝噎,看着面前被许音护着,打不得骂不成的傻儿子,只能耐心回答道:


    “就你和许音从小到大那种黏糊的样,要我还是看不出来你俩有一腿,当你的老母亲2.0的视力是瞎的啊。”


    “更何况,隔壁高医生的女儿高汝雪,在我们的房间里,前来帮忙照顾你三个月前就出生的弟弟的时候。”


    “隔着一个房门,都意外的听到了你们当时在客厅发出的不小的动静。”


    “就这种掩饰还不如不掩饰的模样,想骗过谁呢?”


    “我们唯一的惊讶,都在高汝雪所说的,‘你是攻’这种祖坟冒青烟的事情上发挥了。”


    看着陈母一边淡定的吃着菜,一边听着陈父毫不在意的补充了陈歌耳中,堪比惊天暴雷的话语。


    陈歌:……


    陈歌吃着许音专门夹过来的菜,委委屈屈的趴在了许音怀里。


    

歌音番外

  无责任小番外,如果说正文是凶神陈歌的救赎爽文总攻路,那这些就是原装鬼屋cp和各种年龄段不同陈歌的1v1互宠小甜饼。

   以下正文:

  陈歌的父母离开了,离开之前,他们从鬼屋门口捡回来一个满身是伤的青年。

    他说,他叫许音。

    ……

    父母急匆匆的离开鬼屋后,小陈歌好奇的打量着突然出现在他生活中的青年。

    红到近乎发黑的衣裳,乌黑的软发,看上去整个人保持着一种呆呆愣愣,智商不高的精神状况。

    他的脸很俊美,但却又无数道狰狞的伤疤,给他增添了一份独特的支离破碎感。

    这些伤疤让专业人士小陈歌,一眼就看出来了,这都是真的,而非利用道具而所作出的表面。

    这个哥哥好惨啊。

    这是年仅六岁的小陈歌,对许音的第一印象。

    身为一个乖孩子,陈歌看许音呆愣的不说话,只是像个保护国王的骑士一样,沉默的站在他的背后,

    就决定主动展开话题,好让自己和面前这个监护人,和这个自己内定为朋友的人,打好优良的第一印象。

    “我叫陈歌,随爸爸姓的陈,世界以痛吻我,我却以歌相报的歌。”

    社交牛逼症的小陈歌,后转身面对着许音,伸出了自己目前胖乎乎的小肉爪,

    毫不犹豫的握住许音骨指分明、属于钢琴家,属于厉鬼凶神,那双无比冰冷修长的手。

    他好像完全不在乎这些明显不正常的细节一般,还调皮又轻松的拉着许音的手晃了晃,

    胆子极大,不谙世事的小陈歌好奇的问道:“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他看向许音,像个小太阳一样,眼神里仿佛充满了炽热的光。

    许音认真的看着面前的陈歌幼崽,张开口,一字一句,声音沙哑,好像很多年都没说过话一样的回答道:“许音。”

    “我叫……许音。”

    “许愿……成……真的许,音…符的……音。”

歌音(2)

  进了鬼屋后,他们来到一楼的僵尸复活夜中。


  许音舍友环顾四周,看到正在角落里吃灰的僵尸人偶时,不屑说道:“老板,恕我直言,你这鬼屋真的不行啊。”


  “虽然布局很新奇,但道具什么的都破成啥样了,也不知道保养维修一下,还这么随随便便的摆在这,看上去还没有个工作人员什么的,能吓到个锤子的人。”


  陈歌笑容不变,为自家鬼屋正名道:“放心,这只不过是还没开发完成的半星场景。二星场景,错位婚宴,绝对包你满意。”


  “真的假的?”许音舍友满脸不信。

  

  “你进去玩一次,就自然知道真假。”陈歌满脸真诚。

  

  而在前方走着,闲聊加互怼的两个人,全然不知,跟在他们背后的许音小可爱目前的心理状况。

  

  四周漆黑一片,在前方的路途旁边,破旧的等人高僵尸玩偶或站或趴,眼睛都无例外的,死死的注视着这条空旷的走廊处。

  

  和常去鬼屋的室友不同,身为不常来鬼屋,经历无比普通的艺校高中生,许音沉默不语。


  他面上不显,但实际上还是对周围漆黑一片的环境有些怂,心理活动指挥身体本能的,想要离前面走着的陈歌近些。


  他今天上午才洗的澡,晒干蓬松的软发上,还残留着青草味洗发露的清香。


  又因为离陈歌有些过分近的缘故,所以凶神自带的周身鬼气,让许音冷的阿嚏一声。


  于是,他就身体比脑子行动更快的,离陈歌更近了。

  

  对此,早就习惯了许音的自行贴贴,现如今专注维护自家鬼屋名声的陈歌,一律不知。

  

  他本鬼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和许音室友友好互怼时,背上贴上了一只温软的青草味高中生。

  

  但可能,哪怕陈歌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因为这本就是他上辈子的日常生活,差别只不过是最开始的时候人鬼身份互换了而已。

  

  更别说,早就习惯成自然和许音贴贴的陈歌,本就笃定——

  

  只要他们见了面,那么无论陈歌本人是前进还是后退,终究总会有一只许音,似是保护,似是依赖的站在他身后。

  

  不问缘由,不需缘由。

  

  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如此。

  

  ……

  

  如今,过于心大的陈大锤,终于不说那些有的没的,正经给许音室友说明错位婚宴的故事背景和任务了。


  “你们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吗?”陈歌突然停下了脚步,笑着问许音和室友。

  

  最终得到两人双双摇头的否认后,陈歌满意的继续说道。

  

  “错位婚宴的灵感,是由含江市著名的分尸案改变而成的场景。”


  “故事的起源是一名叫高落的,含江法医学院毕业的学生说起。”


  “20xx年1月4日,高落刚刚结婚的老公的尸体,在含江市的小巷子角落中,四个黑色垃圾袋里被发现。”


  “当时路过看到的人,还以为是从楼上不知是谁丢下的垃圾,所以也没在意。”


  “直到三天后,这四个垃圾袋依旧没有人处理,里面的尸体逐渐开始腐臭,才有人发现这具被分解的尸体。”


  “而根据警方的调查,凶手正是高落本人。”


  “在做笔录的时候,他们问高落:‘你为什么要杀害你的丈夫?’”

  

  “因为警方听他们周围的领居们说,高落和她丈夫感情一直都很好,四天前才结了婚。如果不是证据确凿,警方都不可能想到,是高落杀害了她的丈夫。”

  

  “毕竟,没有任何理由,也太过的突然。”

  

  “而高落的回答,充满了灵异色彩。”

  

  “她说,因为她做了一个梦,一场循环梦。在梦里,她是古代大官人为爱私奔的女儿,她的丈夫是侍女所生的一介草根。”

  

  “他们私奔后,找了个小山村内隐居,成婚四年,感情稳定,闲鱼野鹤,好不自在。”

  

  “直到——他们那个小山村里,遇上了饥荒。饿了四天之后,外去狩猎的丈夫说,他找到了喝的和吃的,就在外面,马上去拿。”

  

  “待在房内,满心期待的高落,最终等到的却不是吃喝,而是砍树的利斧,朝她砍来。”

  

  “接下来,啃着她的肉,喝着她的血,把她剩余的尸体分成五部分,分批食用。”

  

  “而她丈夫杀害她的时间,正是他们那天私奔,说要十里红妆,把高落娶进门的一月四日。”

  

  “说完这个梦境,高落直接崩溃的哭着说:‘我害怕丈夫再次杀了我,于是我就只能提前杀了他。’”

  

  “这个残酷却又离谱的案件,也因此得到了结案和尾声。”

  

  “定案的致命证据——高落本人写的日记本,里面记录了杀害她老公的全过程。”


  “你们要做的,就是在四十分钟内找到高落的日记本,并成功带出,就能获得十万块钱通关奖金。”


  陈歌的故事讲完了,他站的地方,也正是地下室的木板前。


  连续五天时间,终于等来了两个客人,这让陈歌多少有些兴奋。


  毕竟他回到了过去,是为了来改变自家红衣们的悲惨过去,阻止悲剧发生。


  虽然他现在是没有了任何一个熟悉的红衣或凶神,但是……这也并不妨碍他还有新来的其他半身红衣员工啊!


  想到错位婚宴上,他来到这个世界“用爱感化”的第一位半身红衣,陈歌笑容又多了一分真实。

  

  他掀开地上的木板:“场景入口在这里。”


  许音室友倒吸了一口凉气,没去过多少次鬼屋的许音直接僵住了。


  心头传来阵阵冷意,就看见他们的前方,是一片黑暗。


  【幽暗的走廊一眼看不到尽头,两边的教室房门半开,隐约有黑影穿梭其中,还未进去,就感到一股寒气从地下涌了出来。


“这……还像点样子。”】


 许音室友死鸭子嘴硬的说道。


  陈歌轻轻拍了拍许音的后背,提醒道:“你们看错了,这是两星场景暮阳中学。”


  两人听后,不知道是该松一口气,还是该继续紧绷神经。


  “这里才是错位婚宴的地址。”陈歌带往他们去了暮阳中学的旁边,错位婚宴的真正地点,才果断的离开,前去监控室。


  他已经迫不及待看看新场景能达到的效果了。


  而被陈歌当“小白鼠”实验的许音和室友两人,则是对待那黑不溜秋的长巷,充满沉默。


  无比昏暗的窄巷内,唯一的路灯忽明忽暗。


  灯泡下照着的,是一个老旧的铁质垃圾桶,四周围着的装的满满的黑色垃圾袋。


  根据陈歌先前讲的故事背景里,里面就放了一个人被分尸的器官和四肢……


  “我们先进小巷子旁边的建筑物吧,那里应该就是‘高落’的家,日记本,更何况是记录了杀人分尸过程的犯罪日记本,一般都是藏在房间里的。”


  许音舍友压住自己心里,说不出道理的恐慌感,冷静分析道,

  

  “总不可能一块把日记本也扔到垃圾袋里,这样的话,警方一查就知道了,这不就是徒留致命线索吗。”

  

  他拉着许音的手,另一个人的存在让他心里能多些安慰。


  许音室友现在脸上满是坚定,握紧拳头对自己鼓励的说道:“走吧,去赚他个十万块钱!得到的话,三年内都不愁吃喝了!”


  许音听后赞同的点了点头,选择听取专业人士的建议,乖乖的跟着室友去往巷子旁边的楼房。

  

  不长的路段,许音走的好似带了风,室友有的有些僵硬。

  

  感觉到身旁传来惊讶和佩服的目光,许音面无表情,内心里……也毫无波动。

  

  其实许音感觉自己有些奇怪,刚开始他的确被这场景吓了一大跳。


  但过不了多久,他就比身经百战的同宿室友,更快的适应良好,甚至……


  在这个阴气森森的鬼屋内,有些感受到温暖、快乐和……亲切?


  许音不解,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吓傻了。


  就在他们走到了门口的时候,破碎的苍白墙壁上,突然跳下来了一团黑影。


  “喵——”


  刺耳的猫叫突然袭来,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白猫,从展开的窗户处跳了下来,站在了小巷旁边的垃圾桶上。


  它姿态优雅,似通人性,微眯的金瞳无喜无悲。


  突然!


  它看向许音,目光一变,猛地睁大了双眼,兽类独有的竖瞳微微颤抖,好似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


  许音和室友被白猫的变化,弄的吓了一跳,他们向后看去,后面什么都没有。


  依旧是一片黑沉,地下室和鬼屋地面的通道,那个代表入口和开口的木板,也依旧保持着展开的状态。


  唯一变化的,只有白猫飞身逃亡的一团黑影,拼命的向上爬,狼狈不堪。


  疾快又无声,好似下一秒就会出现什么东西,将它折磨杀死一般……


  ……


  只有到了监控室的陈歌,能准确的明白,白虎猫眼中的怜悯到惊悚的心理想法。


  呵,这货又忽悠来了两个大冤种。


  雾草,这个怨种怎么长的有点像那个杀伤力很强的……


  卧槽,这气味…好像就是那个凶神厉鬼!!!


  周围没有陈歌那货,也就表示……


  啊啊啊啊啊!!救喵啊!!!


  ……

  

番外:假如三兄弟一起吃饭(穿越古代版)

  茶楼老板:各位客官都想要吃啥?

  (内心ps:这些人的穿着好生奇怪,但看上去都很不好惹的样子,还是等他们离开后再报官吧)

  皮笑肉不笑.jpg

  有过全城通缉犯经历的某高姓主播,沉默的带上了自己的黑色连衣帽,冷酷简短的回答道:“随意。”

  遇到和游戏毫不相干的陌生人,社恐属性自动发作的韩姓大明星,习惯性的小声说道:“肉多些”

  硬生生把含江市搞成怪谈之都,拥有“全家唯一的社牛苗苗”之称的陈某恐怖屋老板,大声总结道

  “老板,来一份你们店里的大盘招牌美食,全肉类的那种!”

  老板看着自己店里贵出圈的全肉招牌菜,感觉自己误会了这些大善人:“好嘞!”

  什么不好惹的逃逸罪犯嫌疑人?这明明就是他的金主爸爸啊!

  ……

  一顿饭过后,陈歌三人还是被老板告上了衙门。

  原因是吃霸王餐不说,还用奇异的红纸假币糊弄老板,让老板感觉,自己收到了智商上的侮辱。

  

  

歌音(1)

      看上去阳光又因肤色而感觉虚弱的男人,穿着一身红的发黑的登山套装。

    清风拂面,吹过他的耳旁,掀起了几缕墨色的短发。

    这位年轻的老板微微勾唇,在这个新开的清冷的恐怖屋门前,十分热情与阳光的来到的两位客人说道

    “欢迎光临。”

    这是拉来凑数消耗免费恐怖屋门票的许音,对陈歌的第一印象。

    笑容温暖又阳光,十分的健谈又热情,

    和他背后建筑诡异的恐怖屋毫不相干,但却有种莫名的相辅相成之感。

    他站立在黑暗的鬼屋中央,却不受影响,清晨的阳光从水面照射在他身上,让他散发着柔和又温暖的热光,

    像是个小太阳一样

    这个场面,让许音内心深处,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信任、依赖、沉迷和熟悉。

    好似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好似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将他从深渊,拉回了人间。

    而陈歌,看到了许音那张熟悉却又没有一丝伤痕,带有温度的肉色的俊脸后,

    时隔五天,终于有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无聊的五天,也不算白度过了,毕竟……

    让他的大宝贝员工,感受到绝望和痛苦的事情,现在还没有发生。

    黑色的发,墨色的瞳,温暖并不寒冷的身体,柔软没有伤疤的皮肤。

    现在的许音依旧是那个温柔又有点不擅言语的音乐才子,

    而不是在疼痛和绝望的记忆里,苦苦挣扎等待了许久,拥有强大实力,拥有温柔的内心,却连正常交流都磕磕绊绊的凶神。

    一切还来得及。

    陈歌笑脸盈盈的接过旁边许音手中的两张鬼屋门票。

    夏日炎炎,可能是因为天气的缘故,这个熟悉又陌生的青年许音正呆呆的望着他,较长又柔软的中短发下的耳垂处,有几丝绯红。

    在陈歌花费精力修改了n多遍上午自家鬼屋门口处,

    铁栏杆做门窗,通道漆黑深邃,宛如深渊,

    在这熟悉又陌生的恐怖屋门外,他们一人一鬼互相注释着彼此

    一阵风袭来,吹动了树上的绿叶从他们身边拂过。

    一眼万年,不过如此。

    当然——

    如果没有在一旁当电灯泡而不自知的许音舍友,开口打破这温暖又带着些许暧昧气氛的场面

    那就更好了。

    ……

    “害,亏了一张游乐园门票的即视感。”

    意外得到门票,拉来许音一起玩鬼屋的许音室友,眼神闪过一丝不屑。

    “直接建立一个知名的老牌恐怖屋的对面,看来是一个连调查都不会新人恐怖屋”

    “哪怕你对面的知名鬼屋有挺多排队游客,但依旧没人来你这里”

    “老板,看来你这鬼屋不行啊。钱难不成都花在门面上了?看上去可怕,但实际上恐怕里面的道具什么的都烂到渣了吧。”

    许音舍友,身为一个惊悚恐怖片爱好者,更是一名能靠本事把女朋友聊到分手的高中直男。

    完全不懂的什么叫做打人不打脸,以及委婉说话的含义。

    于是,结局也很显然易见的。

    这些像极了找茬,玷污了他鬼屋名声的话,成功的引起了陈歌的注意。

    陈歌终于不看向和自己相处互助了百年之久的好兄弟,注意到眼前这个陌生人。

    他轻轻眯着眼,友善真诚的笑容中带上几分危险的色彩。

    明明依旧是一样的阳光的笑容,嘴角的弧度没有任何变化

    但不知怎么的,正默默注释他的许音,总感觉背后一凉

    这种阳光微笑背后,好像有点……痞里痞气的焉坏和恶意。

    有些恼火的陈歌,丝毫不知道自己吓到了现在还算是陌生人的高三青年许音。

    他现在专注看着胆大包天的许音室友,说道:“我的这个的确是个新鬼屋,但设备的故事都很齐全,

    不过我的鬼屋和其他的恐怖屋不同,我这里是按照分星来制定恐怖难度的,既然你对我的鬼屋感觉不屑一顾,

    要不然就先尝试一下,我一个月前才完成的二星难度场景,错位婚宴?”

    陈歌笑道:“这是才摸到高星级边的恐怖场景,只要你能通过,我就无条件实现你的一个要求。

    别说你花费的游乐园门票钱了,哪怕你说再要个十万块,我都能给你。”

    许音室友听后,又惊喜又半信半疑:“真的?”

    陈歌:“当然是真的。”

    “不过你们需要先签协议,然后才能进去参观。”

    许音向下看了一眼,一共有两张纸。

    一张就是这个奇怪赌约的协议,另一张则是一张免责责任书。

    一张表示哪怕游客在鬼屋中吓到晕厥,心脏骤停,口吐白沫,皆由游客自己承担,鬼屋不负责法律惩罚,有官方盖印的

    免责责任书。

    许音看着室友答应后,笑容阳光的陈歌,又看向免责责任书上有些恐怖的条件。

    他感觉自己有点懵,也感觉自己有些怕。

  ……

  【未完待续】

关于我对美丽卡的印象

   我有一个好友说过,一个反派的魅力不是洗白,而是他的本身。

    坏事做尽,颠覆黑白,偏偏又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你明明可以找到他无数的缺点,你明明恨的他牙痒痒,但偏偏拿他无可奈何。

    游戏人间,亦正亦邪,利益至上,张狂霸道。

    明明是那么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存在,但曾经枭雄般的英雄形象,强大的实力与利益,让世人自愿随波逐流,给他披上一层“正义”“平等”的外衣。

    这是个披着白莲圣母皮的法外狂徒,也是个心脏早已腐烂,扮演受害者的施暴者。

    “自由?”“平等?”

    他最初的成立目标,不知不觉间早已被众人遗忘。

    他像是流星一般,突如其来又光芒万丈。

    但当他在天上飘荡的有多么的耀眼和辉煌,砸下地的时候,留下的最终还是残尸碎骨,一片狼藉。

    ……

    I'd like to play a game with you to bet which one you and I will be attracted to first.

    我想和你玩一场游戏,来赌一下你与我谁先动心。

    Crazy past, painful present

    疯狂的过去,痛苦的如今。

    I wear a mask called "miserable childhood" to tell you my love for you.

    我戴上名为“悲惨童年”的面具,向你诉说着我对你的爱意。

    Have you ever been soft on me? Have a little sympathy for me?

    你是否对我有过一丝心软?对我产生一丝同情?

    Thank you for putting me in the position of the weak, helping to protect me and giving my heart.

    感谢你把我放在弱者的地位,帮助保护,付出真心。

    Let me win the bet.

    让我赢下了这场赌局。

    Therefore, I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acquire your property and your land.

    为此,我有机会获取你的财产,得到你的土地。

    Until you become weak and helpless, I can kill you with a knife without any worry.

    直到你变得弱小无助,让我可以毫不顾虑的,对你一刀毙命。

  

  【但凡我没有在昨天晚上,意外看到外网美丽卡的图片和描写,我也都不至于在开学的最后一天中,浪费许多宝贵又热度少的时间,用来写有关于美丽卡的小作文】(ー ー゛)

序章

  我本以为这一切都就此结束,却没想到,这一切也是新的开始。

    ……

    九江市的天空依旧晴朗,悠悠的白云伴随着风的歌声,飘荡四方。

    无比热闹的游乐园中,优雅的百灵鸟站在树枝上,唱出婉转的歌谣,巨大茂密的绿树之下,树荫朦胧,风吹来时,更显清凉。

    陈歌就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保持着他拿到黑色手机时的年龄的脸,背着他生前背了一辈子的小包包,在树下坐着。

    不听父母的话,偷偷跑来的小陈歌看着这个奇怪的黑衣哥哥,不知为何,对他总有种亲切感。

    但并不妨碍他对这个父母不喜欢的,陌生的“对家”威胁到:“我家的鬼屋已经在这里干了九年的时间了,是这个游乐园的必来点之一。”

    “你这个新人的鬼屋就建在我家鬼屋对面,让你别建在这里,你偏不听。”小陈歌手插着小腰,小脸上布满了小孩子才有的活力与骄傲

    “这下好了吧,来你这个鬼屋的一个人都没有。”

    养过范郁,门楠等一堆鬼屋继承人小朋友的凶神陈歌,目光有些新奇,有些好笑,又有些长辈对晚辈上慈爱。

    他手中揉猫,听着突然来的小陈歌絮絮叨叨,看着年幼的自己被赶来的陈父陈母拉走,不经有些好笑。

    周围没有任何员工的陈歌,难得感受到了穿越的快乐。

    当然,如果自己的父母没有在拉走小陈歌时,又警惕又戒备的看着自己,那就更好了。

    想到这里,陈歌叹了一口气。

    在解决了被诅咒的医院之后,安乐而死后成为凶神的陈歌,接受了黑色手机新的五星任务。

    穿越时空,在没有自家员工,不和从前的自己和家人接触,不暴露自己厉鬼的身份下,

    改变自家员工们悲催的过去,来减少越来越强的红衣员工们的怨念。

    用黑色手机给他发布任务的善念,还专门提醒陈歌,在还岁月静好活着的员工们自行来到“新鬼屋”之前,绝对不能离开鬼屋半步。

    不为别的,就怕陈歌脑子一热,铁锤一拿,直接干出拐走无数未成年少年少女and人妻幼崽的员工。

    顺便搞出哄骗红衣,“自愿”当员工的那些事。

    善念都不敢细想,这会导致多少蝴蝶效应,让他好不容易减少“客流”的血城,再次面临爆满溢客的场面。

    为此,就只能委屈一下白坐了整整三天,只能撸意外一起来到过去的白虎度日的陈歌了。

    客人还被自己父母想尽办法的给拉走,也没有员工陪在自己身边,陪自己前言不搭后语的唠嗑。

  未来的凶神陈歌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聊啊。

    我看是谁呢,原来是一只开学前,在老福特看奇奇怪怪场面的小兔子